冰糖葫芦

要是遇到比我咸的人
请艾特我

【霜铁】Close To Me 上

内战后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Tony几乎是拒绝了所有有关复仇者联盟的采访,在他和美国队长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架之后。


所有记者都热衷于让Tony谈论一下有关美国队长成为通缉犯他有什么看法,在刚结束内战的疲惫又难熬的几天里,复仇者总部几乎每天都被记者围个水泄不通。


Tony对此事不想也没什么要说的。他最终选择了暂时离开几乎没剩什么人的总部,准备去马里布的别墅待上一些日子。这时候他需要一点能让他放松的东西,比如——阳光,海滩还有酒精。


再然后,他就不得不去面对那些烂摊子了。


至少在这之前,Tony还是愿意用些娱乐性强的东西来麻痹自己的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Tony总觉得别墅里不止他一个人。


在某些时候,他总能感受到似乎有什么人在一直盯着他。Tony把这统统归结为战后焦虑症,直到昨天晚上之前。


难得没在下午工作的Tony抱着一盒爆米花坐在了沙发上,面前电视上的女主持人正叽叽喳喳地问一个黑人明星问题。Tony看了一会虽说觉得无聊,但也不知道该换点别的什么。这让他突然想起来和Clint争吵的那些时光,Tony把有的没的的念头压回心里,专心地看了一会电视后,还是没能扛得过几天没能睡好的疲惫。


等Tony睁开眼睛时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,这一觉没有做梦,也没有中途惊醒。Tony抬起手,推开了身上盖着的外套。


外套?


Tony皱眉看着那件半耷在自己身上的外套——黑色大衣,羊绒质地。他能看得出来这件衣服做工不凡,而且穿着的人也很有品味。


他敏锐的捕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血腥味,又低头观察了一会那件在Tony心中已经有了主人人选的大衣。


一直否定自己猜测的Tony默默地在大衣身上拿起了一根头发,黑色带点自来卷。


答案呼之欲出。


Tony不确定地叫了一声头发的主人:“Loki?”


许久的安静让Tony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蠢了,怎么会觉得那个曾经要征服地球的邪神会在这,并且还给自己披上了衣服呢?


Tony犹豫了一会:“Friday?”


“Boss,我没看到有任何可疑的人出入。”AI一板一眼地回答。


“那你意思是凭空出现的?”


“差不多,Boss。”


Tony又感受到了那个视线,那个之前一直被他无视的视线。


Tony做好了随时召唤盔甲的准备,开口:“Loki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

邪神拿着法杖,身影渐渐出现在Tony眼前。


和第一次见面时的装扮不太一样,Loki把原本夸张金色长角的头盔换成了更贴合脸型的头盔,虽然也是金色的,但头顶上的角短小了不少。不过他还是穿着当时在纽约的那件绿袍子,但下摆却血迹斑斑。


Loki凝神看了一会Tony,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光芒。等光褪去,他便换上了所谓中庭人的衣服。


Tony还是没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只能怔怔地看着Loki把大衣从自己怀里抽出来拿在手上。


“Stark。”邪神露出一点笑意,毫不客气地坐在Tony旁边,“睡得还不错?”


Tony这才真正有了Loki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实感,他下意识的向旁边躲闪了一下,这才回答Loki的问题:“还好。”他站起身拿起桌子上还没喝完的酒,抿了一小口后看到Loki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注视着自己。


Tony一开始是想直接召唤盔甲的,但是从头到尾Loki都没有表现出一点恶意,这让他有点无所适从,挣扎于对邪神的怀疑和刚才莫名其妙产生的寂寞情绪中。


他总是会想起以前复仇者在一起的时光,并且发现自己居然无可救药的喜欢那些性格各异的人们。所以当Tony习惯后,再经历分开还是得花一点时间适应。


Loki从发呆的Tony手里拿走酒杯,喝了一点便不耐烦地放在了茶几上。他眯着双眼看了好一会Tony后才慢悠悠地开口:“中庭的酒像果汁。”


“Thor带来过你们阿斯加德的酒……”


“我现在还不想听到Thor的名字。”Loki的情绪低沉下来,皱眉打断了Tony。


“好吧,我们不谈论这个话题。”Tony再次拿起酒杯,“不如谈谈你现在跑来这想干什么?要是还想捏脖子的话我可无力奉陪。”


Loki又开始盯着Tony看了起来,那双绿眸子清晰地倒映着此时此刻警觉的模样。Loki放下手中的衣服,站起身凝视着Tony。


Tony正准备躲闪,却被一脸严肃的邪神抓住了手腕。还没等绷起神经的他召唤盔甲时,就被揽进了怀抱。


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的Tony感觉到Loki的鼻息轻轻蹭在他脖颈上,他张开嘴正准备说话却被Loki打断了。


“你总是能让人惊喜,Stark。”Loki疲惫又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进了Tony的耳朵。随后他觉得腰间一松,Loki便已经用手轻轻地拂过他脸上细碎的伤口。


有的已经结了痂,但眼眶的乌青没有那么好消除。Loki专注地看着那些伤口,嘴里不停地在嘟哝着一些晦涩的咒语。


Tony没阻止Loki,他感受的到伤口愈合时痒痒地感觉,但他也没想通为什么Loki会来帮他。而且在这一段时间,Loki似乎注视Tony的时间有点太长了。


“你想干什么,Loki?”Tony握住Loki的手腕,“你不是应该被关在阿斯加德的大牢里吗?”


Loki嗤笑道:“你觉得能关的住我吗?”,他压低了声音,“而且现在要大牢有什么用呢,所有的地方都在向阿斯加德开战,关着那些罪犯和战俘有什么意义……”


“开战?”


Loki瞥了一眼Tony:“你不用了解这么多。”


Tony翻了个白眼。要不是现在在沙发上闹别扭的邪神是刚刚给他治疗过的,否则他早就一炮把这个神轰到墙里面去了。


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来找你。”Loki突然放缓了语气,“但回阿斯加德后,我的确在时不时地关注你。”


“什么?!”


“你听我说完,Stark。”Loki看着一脸吃惊的Tony,“否则我就把你的嘴封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做的事简直太蠢了。我一开始只打算当作中庭人的笑话来看的。”Loki一字一句地说着,他扬起了嘴角,“可是时间一长我却发现我们两个该死的相像,但我可不会做出你那么蠢的事情。”他顿了一下,“只不过我们刚好相反。你愿意保护你喜欢的人,就算他们不理解甚至伤害了你。”


Loki打量着Tony的表情:“可我不接受背叛。”


“但你也愿意保护你喜欢的人。”Tony插嘴道。


“闭嘴。”Loki恼怒地看着Tony,“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,我得走了。”Loki的身形渐渐隐去,“我不会再来找你了,Stark。来找你真是浪费时间。”


“好吧。”Tony嘟哝着,“我也不希望你来找我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

Tony抿着嘴看着靠在自己卧室门框边的Loki。


他冷静地喝了一口咖啡:“我记得你昨天才说过找我是浪费时间?”


“是吗?我这样说过?”Loki没有穿他那一身绿袍子,而是像个普通中庭人似的穿上了长袖衬衫和黑色西裤。不得不说这样的Loki就好像一家公司里的精英高管,带着拒人千里的微笑。


“你说过。”Tony喝掉了最后一口咖啡,晃了晃杯子,里面只剩下了冰块撞击杯壁的声音。


Loki解开了衬衫上最高处的扣子,从Tony手里拿过咖啡杯:“那我愿意浪费时间。”


Tony皱了皱眉头,觉得这两天的Loki简直是不可理喻:“你为什么总从我手上拿走东西?”


“因为你不需要了。”Loki把杯子抛进远处了垃圾桶,“我帮你解决掉遗留下来的问题。”


Tony仰头和Loki对视:“我觉得你昨天说的不成立。”他低头思索起来,“我问你的时候,你说了不知道后就避开了话题,只是说你在关注我。所以关注我就是你来找我的理由吗?在……阿斯加德被进攻的时候,来找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,说真的?”


“我的确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找你。”Loki笑了一下,“可能我们该死的相像,我居然会觉得你应该会理解我。”


Tony没说话。


“Hela。”Loki冷静地说出了这个名字,“实话说我其实很愿意让神域被她毁掉,但可惜的是有人不愿意。”


“Thor吗?”


Loki明显露出了嫌弃的表情:“自从Thor加入你们那所谓的复仇者联盟之后,差不多都是我在统领阿斯加德。但这种同样的日子太无聊了,尤其是看着那些当初羞辱你的人在向你俯首称臣的时候。”虽然这样说着,但Loki还是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微笑,“所以我把Hela放了出来。”


“Hela?”


Loki笑得更开心了:“死神Hela。一直想置Thor于死地的死亡之域的主人。”


“我记得是你的女儿?”Tony尽量无视掉Loki口中对Thor的敌对发言,而是突然选择了另一个角度。


这话一下把Loki噎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但他还是回答了:“人类可能觉得这样写会有所谓的新奇感吧。”


Tony拍了拍Loki的肩:“你是在为你年轻时的风流开脱吗?”


“我说了没有,Stark。”Loki捏住Tony的手,“我是不是真的应该封掉你的嘴。”


Tony笑着举起双手表示投降。


“Hela做到了。她甚至把Thor赶出了神域。”Loki没再管Tony,而是继续了之前的话题,“但是她也决定毁灭神域。其实我本身能想到,就算把阿斯加德交给她统治对我也没什么坏处,但是她想毁了阿斯加德。”他抿着双唇,“很可惜,我答应好一个人不能让阿斯加德在这个时候被毁掉。”


Loki的语气柔和下来:“我不愿她的尸骨未寒便没了葬身之地。”


“要喝点吗?”Tony差不多能猜到Loki说的“她”是谁,“其实我这还有点阿斯加德的酒。”


Loki轻轻地笑了起来,最终点了点头。


他们两人闷声不响地喝着来自神域的美酿。带着不知名果味的酒顺喉而下后味却是辣的,不太习惯这个味道的Tony好几次都咳嗽地停不下来。但一对上Loki那双绿眸子时,Tony也不知在和谁较劲,便再次举起了酒杯。


“我一点都和你不像。”Tony醉的眼神朦胧,他胡乱说出句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话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
Loki的眼神依旧清明的可怕,他俯下身轻松抱起了眼眶都喝红了的钢铁侠,瞬移到了卧室。


“你的确是跟我不一样。”Loki把Tony放在床上,“对我来说,你更具有诱惑力。”


他凝神看了一会床上睡得不太舒服的Tony,最后弯下腰把唇印了上去:“这可能就是理由吧。”


“晚安,Tony。”


TBC

评论(19)

热度(219)